当前位置:挖坟 > 娱乐新闻 >

北覃南刘之天上人间花魁梁海玲

来源:未知

       前不久,北覃南刘号称中国民营传媒企业第一大富豪的星美传媒实际掌控人覃辉,在家中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一时在业界内掀起了不大不小的阵阵浪花,各类文章、短评、内情介绍很是热闹了一番。

 
       同覃辉相类似的民企掌控人被传、被拘、被控在国内已不算新闻。周正毅、仰融、张海等,这些昔曰号称“资本大鳄”的头面人物先后“落马”,使得众多关注他们的人们大跌眼镜。覃辉其实也不过是他们其中的一员,只是他太多的神秘面纱使人们平添了几分好奇。

 
       据最接近星媒核心的一位人士介绍,因为目前仅涉及到行贿罪,覃辉在他的“铁后台”的担保下,已经取保后审。
 
       5月12曰,一直保持所谓低调覃辉在北京长城饭店接受了与之关系不错的《财经时报》记者的采访,回应了舆论界的种种议论。
 
       但几位知情人士介绍,此类回应基本都是假话。
 
       “天上人间”夜总会的全称是:北京长青泰餐饮娱乐有限公司“天上人间”夜总会。法人代表林美凤,外资企业。
 
       按照北京工商年检的资料,这家国内驰名的夜总会2001年度净利润仅为4.86万元;2002年度,利润总额为42.76万元;2003年度,竟成为亏损148.13万元的企业。
 
       “天上人间”夜总会还包括北京妇女活动中心的“钻石年代”夜总会和深圳圣廷苑酒店中的“天上人间”夜总会。
 
       覃辉辩称:“有6、7个股东控股‘天上人间’,目前自己只留了极小的一部分股权,已有6年没去过‘天上人间’的办公室,现场也极少去”。实际情况是,除了北京“钻石年代”夜总会因为覃辉赖帐而未能全部买下股权之外,其他两个“天上人间”的全部股份都是覃辉一人的,据说只有一个陈姓股东与其合作过几年,现已完全退股。“天上人间”夜总会是覃辉的“龙翔”之地,是他的印钞机,也是他结交权贵,实施公关的天天必去之地(不在北京时例外)。
 
       覃辉是1995年接手“天上人间”的,他当时在武汉钢铁公司做进口矿石的买卖,第一次被“协助调查”,折戟而归。为了找一个挣钱的买卖,向当时的首都机场管理公司的总经理借款180万美元,并由军队一家贸易公司担保,买下原隶属广泰公司(台湾人)的“天上人间”夜总会。
 
       “天上人间”的初期管理由台湾黑道“四海帮”掌门陈永和(外号“宝哥”)派得力干将帮助打理,要求很严。挑选服务员有如下要求:身高1.70米以上,三围的尺寸是:胸围80公分以上(假胸亦可),腰围60公分以下,臀围75公分左右。但尽管如此苛刻,“天上人间”歌舞厅也没有表现出太多的过人之处,转机出现在1996年3月份的“两会”期间。
 
       1996年3月,正值中央召开“两会”,“天上人间”夜总会发生了一件大事,事情大到惊动了总书记的程度。
 
       北京市公案局西城分局两位副局长吴长城、崔铁英,以检查为名,便服私访来到“天上人间”,半小时喝了一瓶“皇家礼炮”,不识相的张经理上前要求结账,正在梦境中的两位局长哪能在号称“京城第一选美场”的众小姐面前丢人,眼一瞪:“这酒是假的,结什么账?!”
 
       几句下来,话不投机,吴、崔两位既是主管歌厅的副局长,又都是干部子弟,(其父均为少将老红军,官拜北京军区的副参谋长和北京卫戍区的副司令)当时就破口大骂,拿起酒瓶砸将过去。张经理忙不迭请示正在楼上潇洒的覃辉,覃辉一声令下,亲自动手,众保安一拥而上,三拳两脚就打倒了两位“镇关西”。两位副局长头破血流,其中一位还断了两根肋骨,仓皇中吴副局长拨通“110”,以保卫两会为名,紧急调动了武装特警两个分队,十几分钟内把“天上人间”围了个水泄不通。覃辉一见势头不对,从后门紧急开溜直接跑回“中南海”搬救兵。正当武装特警们实枪荷弹,反过来把众保安打的“头破血流”,一个个像俘虏一样高举双手罚跪在墙边等候处理时,“中南海”的电话已打到北京市公案局前任张局长座机上。据说江总书记口头批示:“什么人敢在两会期间去涉外酒店持枪打群架,严查严办”。

分享到: